在理想和现实中蹦跶

来源:岑溪供水公司

作者:蒙子奇

时间:2019-09-23

责任编辑:
编辑:张嘉佳

在相当一部分人的眼里,像我这样在宣传或说是在文学圈蹦跶了大半生,笔子到了手上,吹拉弹唱、嬉笑怒骂来得两下的人,应该能混出个人样来了。理想丰满,现实骨感,本座与飞黄腾达却相差十万八千里。有人曾经问我:何不推倒重来?

在这些人眼里,我与白痴是无异的了。

浸泡在文字的小圈子里,我其实名不见经传。为了搞出一点气氛,我虽然喜欢搞笑,但骨子里,还是有一份质朴和单纯。有没有人关注自己,有没有人赏识自己,其实没想象中的重要。

拿起了笔,走进了现实,理想不管是越行越近,还是渐行渐远,我面对眼前的一切,坚持一路前行。文学不只是语言的艺术,还是行为的艺术。选用合适的文体,选择适合的文字和风格,去反映现实,折射人生,关注脚下的土地,感受身边人们的喜怒哀乐,是我努力的方向。

要让时代的每一朵浪花,都在笔下现出初心的澎湃,就得少一点无病呻吟,多一点贴近大地,时而“开河”,时而“掘井”,时代的大河就在笔下,时有深潭,时有龙穴,九曲十八弯,纵有再急的风浪,也得直面相对;展开书卷,奋笔疾书,并不是每个人都是为了升官发财,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改变命运。一段人生,一节苦旅,唯有以苦为甜,方能在思想和艺术上达到大开大合的境界。有没有这么一个境界,定是不一样的人生和风景。有时候,笔下的天地可以无限广阔,有时候受到时空的限制,腾挪的空间小了,反而多了几分爆发力。天空广阔,可以自由而飞;空间受压,小品一样的人生和故事,就少了许多枝枝蔓蔓,压缩成精华,供人细细回味。展翅飞翔和故事浓缩,各有各的高度,各有各的难。

“开河”越大,翅膀越硬,飞得越高;井掘得越深,“喷泉”越大。两者有时也要合二为一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

在我看来,传统文化和生活就是两口有待挖掘的深井,挖得越深,越是意趣无穷。现代文明和外来文化就好比两张翅膀,在传统文化精华和现代古今中外文明交合中,落了墨才能灵动起来,才能风趣起来。越是传统的东西,越是揣摩进去,越有味道。现代文明和外来文化的浸染,则让人感受到多彩的世界。一如画画,你不能只用一种色调,创作是同样的一个道理。这样的情景,又好比是打开了天窗,可以呼吸更清新自然的空气。

我本平凡,自然没有什么创作谈可以深谈细论。虽然如此,我仍认为,在理想和现实的中间,并没有不可越过的屏障。在理想和现实中蹦跶惯了,可以借助想象力,紧扣读者阅读的心理,通过观察、人生积累,在创作的道路上,曲折有情地坚持走下去。一千个读者、一千个编者,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同许多人一样,我也希望能多一点上报上刊。受到刊物特点、风格、编辑喜好以及个人功力等诸多因素的制约,要提高投稿的命中率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理想和现实冲突起来了,这心思却不能东倒西歪。现实中,有一个个填不平的深坑,一路蹦跶过来,走的路越长,就越接近理想,远看也许它还是海市蜃楼,只要将心灵的轻舟向前划过去,斩出了一条条水路,颠簸劳碌中,自然能够感受到生活中不一样的风景。

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追求和梦想。人生如戏,百味人生,有苦就有甜,有辛就有辣。浸在理想中,浸泡的时间长了,方知为人为文之不易,许多有趣的人,有趣的事,没有活灵活现地跳到页面上来。这就是人生和创作的撼事。许多时候,闭上眼睛都能说出来的情节、人物、情趣……硬是捉迷藏一样,隐没在笔底深处。多情应笑我,面对熟悉的事物和人情,我硬是动不了笔墨,进不了创作的状态。疲惫的眼神、迷乱的思绪,在理想和现实的对峙中,容易将一个人的锐气磨灭。

一村一寨、一酒一诗、一书一画……都可以落到笔下。唠生活、聊人生、论社会……在一个多元化的社会,网上网下的话题,纷乱而繁杂,黑与白、真与假,并非是阴阳相隔。在我看来,要将世间万象落入笔端,并不是风卷残云一般的容易。哪些东西值得关注,哪些事件值得回味,应该都是要留意的事儿。不幸的是,我们的身边,也许还远没有这么开明,有趣有味的事儿,正反两面的人儿,并不是可以随心所欲地表达。当关注的欲望被现实按下去的时候,我想,每个写作者都会有过心酸的感觉。确实,当你想酣畅淋漓地表达的时候,碰上不解风情的现实,一声断喝传来,沉重的笔头,一如沉重的翅膀,让人裁剪不出真正的风味来。每当出现这样的尴尬,不是冤家不聚头一般的感觉,其实正是理想和现实冲突的时刻,内心就难以释放,好长的一段时间,难以抚平伤痕。

这就是人生之无奈,这就是百味生活。

松散的日子,什么都可以不要,一支笔,一部书除外。

其实,松散的日子也有情节,想透了,看透了,就能玩出味道来。一点小钱,一壶小酒,一杯淡茶,都可让人进入写作的状态。本座一无所长,吃的是百家饭,穿的是百家衣,唯有这一支笔,没了百家之长。行行走走,中间穿插一点阅读,这样的人生,其实也没什么不好。冥冥中,也许我们还看不清来时的路。《水浒传》中的人肉包子,本座是吃不下的,我啃的是枝头春,品的是清平乐,唱的是大风歌。

在我的文学实践中,曾经生活过的小山村就是创作的圆心,小城风情风物就是半径,小城和山村地理上相距不远,有意无意中,山村和小城,都会闯入视野。这个体量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。许多时候,思绪也是在城乡之间挪来挪去,高速公路和铁路的延伸,城乡一体化融合的趋势,已是指日可待。这个素材适合于小说,那个素材合体于诗歌,在诗和小说之间,散文并没有因为难以出彩而退后。涉猎过不同的文体创作之后,初心并没有被发达的网络淹没掉。

写作是一个相对孤独的过程,文字的版图中,挤身进去,找到或找不到自己的位置,其实并没有那么的要紧。假如现实中没有虚位以待的情景,那就继续在城乡中漂移,在星际中穿越,百味人生,笔底吐花,走出现实的围城,理想说不定就出现在人生的最高处。

在理想和现实中蹦跶,笔墨人生,就隐没在百花深处。

纪检监察是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和政府的监察部门行使的两种职能。
“反腐倡廉促发展,改革创新当先锋”
“党性强、品行端、业务精、作风正”

来信请寄:北京极速快三开奖结果纪检监察部
邮编:530023
举报电话:0771-6769692
邮箱举报:jjjcjb2014@163.com